学者观点

干春晖:中国经济新旧动能转换的六大变量

2017-04-28 14:05:00

经济发展是一个结构转换的过程,在一个阶段有一些产业在全球有竞争力,到了另外一个阶段另一批产业形成竞争力,那么这个结构就能实现转化,经济在新的阶段里又可以改革发展壮大,这是我们现在面对的重要问题之一。今天我们讨论中国经济的转型和产业的升级,从新旧动能转换的主题出发,是有一定道理的,可以说当前中国经济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归根结底的一个原因,就是新旧动能如何实现转换。

 当前的中国经济,新旧动能转换的点在哪里,在哪些方面大有文章可做,如何实现转换驱动,我认为有六个变量,值得我们关注:第一,区域产业升级孕育着巨大的动能。我们知道,不同区域的新旧动能,是不一样的,经济增长活力也各不相同。比如珠三角城市新技术驱动的产业不断发展,极大带动了城市区域发展;长三角和珠三角一些地区已经完成了新旧动能转换;中部地区承接产业梯度转移,按照梯度转移理论同样可以获得经济增长的动力,因此中部地区有后发优势,目前西部地区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后起之秀;东北地区发展不够乐观,东北地区经济发展的理念思路及其制度性交易成本的问题,如果得不到有效解决,经济发展会很困难。

 第二,要素投入增强经济动能的空间依然很大。增加要素投入,从而增加经济发展动能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经济增长还是要依靠大量的、高质量的生产要素的投入。此外还有土地的因素,土地的资本化、市场化,能为经济的增长提供新的贡献,现在大量农村土地如果能够进入到市场里面,成为可以流动的生产要素,又会带来新的动能。中国仍然存在通过增加要素的投入来增加经济发展的动能的可能性,特别是一些区域的开发,都意味着更多的资源投入到新的生产领域里去。

 第三,市场的对内对外开放能够提高产业的整体发展效率,释放产业的新动能。什么是新一轮的改革开放,对此我们需要深化认识。一般讲开放,通常是指对国外开放,其实对国内产业的开放,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比如我们大量的基础性产业市场的竞争仍然不够充分,形成有效竞争和竞争市场的比较合意的产业组织结构仍然没有形成。如果对石油、电力、电信等基础产业实现对内开放,那么对我们这样的大国来说,又可以形成一股新的增长动力。当前,这些产业本身的效率还相对较低,但由于是基础性产业,它无疑提高了整体国民经济运行的成本,如果这些产业进一步开放,可以形成有效的可竞争市场,不仅能够促进这些产业本身的发展,同时对其他产业成本的降低、效率的提高等溢出效应,必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第四,通过改革释放经济动能潜力巨大。很多学者做过实证研究,发现中国制度性交易成本是非常高的。我们谈到的高成本,最直接的表现是劳动力价格、土地价格,以及资本要素的升高。其实一个产业生产出产品来,它的成本除了购买生产要素所需要的支出之外,还有很大一块是制度的成本,即为了使企业合法经营运行所额外支付的一大堆费用。而这个费用仍然有下降的空间。一些企业可以通过制度性的结构性减税或降费,也能够大幅降低成本。另外审批上更加方便,时间上更加便利,都能够实际降低企业成本。要素的成本,诸如人工、土地价格的下降,存在许多困难,因为它受整个要素市场的影响。而通过放管服,通过政府改革,有效降低制度性的交易成本,从而降低企业成本以提高核心竞争力,这条路径不仅可以走,而且也应该走。

 第五,新技术、新商业模式、新业态对经济的融合、渗透会不断衍生出新的动能。有一种观点认为最近数十年是人类技术大停滞的时代,科学的原理没有突破性进展,都是一些修修补补以及在应用层面的累进,所以这个世界经济停滞是理所当然的。资本投入在不断增加,而技术却没有显著进步。以前人类几次大的经济发展都是由于重大技术突破,由于新技术的应用,使得资本投入有产出,产业得到发展,需求得到满足。对这一观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我们能看到的是,现在的技术进步是潜移默化的,譬如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信息技术的发展,在不断与其他产业融合、深化与延展中,许多传统产业释放出新的活力。再比如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方向,越来越倾向于移动互联特征,越来越倾向于和人工智能结合,越来越倾向于跟生物技术的嫁接,变成了人体能力增强的技术轨迹。这样的科技能不能看成是当今世界技术发展的主流形态,对我们未来新经济动能的注入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尚需观察不能下定论。但这一轮的技术发展很可能不像历史上的汽车发明、电力发明那样具有显著的革命性特征,这一点倒是显而易见的。而信息技术对经济动能的形成,是慢慢融合到其他产业,通过改造传统行业,提高产业效率,使消费者不断得到便利和实惠,尽管这不是一种标志性的、显著性的变化,但实际上对经济的促进效应还是非常明显的。

 第六,企业创新组织方式的变化也是未来中国经济很重要的内生动能之一。创新以前是个人的一种爱好,后来变成了企业的行为,变成了企业有组织的行为。在上一轮企业创新的阶段,企业有组织的创新行为是通过企业组织大规模的公关、试验,成果的转化而形成的。现在不是这样,包括中国的一些跨国公司在创新组织上发生了与传统企业研发部门不同的变革方式。我们看到更多的情况是创客所有制,企业给研发团队做一个研发的投资,可以有外部的资金参与进来,创新成果的产生以及后续的产学研转换跟个人利益和知识产权紧密结合,所以企业创新制度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企业微观组织形式的改变同样也在发生,事业部的制度对企业大规模生产乃至成为全球性企业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现在企业创新组织方式的变革也会影响到中国企业的自主创新,成为新一轮经济增长的潜在动力。